重庆时时彩官网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晏紫東一皺眉,“省點力氣養傷吧!”

    見閆慈還要說什么,他又搶先開口道,“你等我慢慢跟你說,你別插嘴!”

    閆慈只好閉嘴,凝重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是這樣,”

    晏紫東略一沉吟道,“我醒來時就在這里,不過有和氏璧跟著,毒蟲都退避三舍。”

    閆慈點了點頭,這個他剛才已經說過了。

    “一開始我傷勢很重,傷口感染發燒,”

    晏紫東道,又看了他一眼,“無法行動,只能躺在地上茍延殘喘——就跟你現在一樣。”

    閆慈一噎,識趣沒有吭聲,等著他繼續說。

    “后來小沐給我的玉佩中玉澤,慢慢讓我的傷口開始一點點愈合,意識也漸漸開始清醒過來,”

    晏紫東說著看了看毒蟲蜿蜒的四周,又道,“然后有一天,看到那種全身都是鱗甲的大猩猩怪物,走了進來——他們好像是來喂食。”

    “喂食?給你食物?”

    閆慈吃驚道。

    晏紫東嗤笑一聲:“怎么可能,他們這些怪物,是來喂這些毒蟲的。”

    說著,指了指那邊道,“那些毒蟲太密集,你看不到,它們下面,都是骨頭——有人的骨頭,有大型動物的骨頭!”

    閆慈震驚道:“人的骨頭?”

    晏紫東臉色很難看,黑著臉點了點頭:“我也是從昏迷中醒過來,傷勢開始愈合有了一點力氣后,才發現的,不知道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一起做任務的戰友!

    一想到這里,晏紫東只覺得難受得幾乎要窒息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時間被丟進來的,被啃得只剩下骨頭渣……他試著找過,卻連一片衣服的碎片都沒找到,一點線索也沒有。

    “那我——”

    閆慈說著一頓。

    晏紫東立刻怒氣又跟龍卷風一樣霎時卷起:“如果我沒在這里,你就跟那些骨頭一樣!”

    想一想從骨頭縫里都發寒,這人怎么這么作死,好端端跑到這里來送人頭!

    萬一真被……

    簡直不能想象!

    閆慈臉色也十分難看。

    只要想一想,晏紫東如果沒有和氏璧跟著,也就可能會尸骨無存……閆慈喉嚨里都泛起一絲腥甜。

    強行咽下這帶著血腥的怒火,閆慈開口沙啞問道:“那些怪物,你覺得有靈智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”

    晏紫東十分肯定道,“他們不像是有靈智,我上次看到他們扛著一頭豹子進來,往毒蟲堆里一丟就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那時他正好清醒,本來看到這些怪物跳進來后,已經做好了拼死一搏的準備。

    誰知道那幾個怪物看也不看他一眼,往毒蟲堆里丟下奄奄一息的豹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些怪物的身手也令他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么高的巖壁,又是倒傾的,可是這些怪物輕輕松松一連幾次跳躍,利爪抓緊巖壁,跟壁虎一樣攀爬迅速得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閆慈驚怒道:“這大猩猩到底是什么怪物!”

    “這個我倒是有一點猜測,”

    晏紫東起身,從一處石壁上抽出一疊破破爛爛的東西,又回到閆慈跟前道,“你看看這個——這是我無意間從那些毒蟲堆里發現的,可惜損壞了太多,字跡很多地方不清楚了。”
重庆时时彩官网 江苏体彩7位数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快3形态走势图 翻翻配资 江西快3走势图一定 捷捷盈配资 同花顺配资 麻将赢牌技巧 p2p朋友贷理财平台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 闲来安顺麻将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