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时时彩官网
雅文吧言情小說網 > 玄幻奇幻 > 革命吧女神 > 一千二二六 沒有救世主,也不靠小紅和李奇
    金光染遍全身,將李奇變成光人,光影伸縮扭曲,像有無形之手的『揉』搓。

    本該瞬間完成的變化,因為小紅失能,紅網動『蕩』,被拉長了無數倍。

    幾秒之后,與小紅一般高矮,也是黑發雪膚,但曲線更妖嬈些,跟小紅比多了絲清新爽利氣質的少女現身,這是正牌的正義魔女小奇麗。

    小奇麗是紅網中樞節點之一,擁有自己的源初神力,即便是在曙光女神遺留的這個“宿命結界”之內,也還能維持力量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她一現身,魔女武裝全開,上面的暗金光紋就光芒大作,擴展出數百米高的巨大虛影,身影和面目都很模糊,看不出細節。

    空間中的金光小紅頓時有了變化,原本小紅的轉動越來越遲緩,由她溢出的金光也被壓制得只是堪堪裹住身體,泛起的漣漪無比滯重,像是正在凍結。

    小奇麗的出現讓小紅的轉動驟然加速,金光被牽引出縷縷光絲,滲入白光中,彌散成股股光流。

    對應這個變化,罩住小奇麗的虛影漸漸有了細節,朝著小紅的投影轉變。

    在投影即將清晰,意味著小紅被拉扯出一縷清醒意識時,一直靜靜觀望的“白小紅”嘆氣:“果然,有了新的收獲,也出現了新的變化。”

    “公母、雌雄和男女,這是生靈繁衍和進化的自然天理,過去的我絕對不會接受你變成這個樣子。”

    “這必然是她搞的鬼,就像她每次破壞我的行動一樣。我就在奇怪,把你再一次投入費恩世界,以圖鐸的身份開始之后,我的神魂消磨得非常虛弱,陷入沉睡里,不記得后面還做過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這次還不一樣,她直接對我下手了。看來是她想辦法弄醒了我,讓我把自己的身份遺忘得更加徹底,所以現在的我才變得這么……可笑。”

    “說起來她那個赤紅女士,還有你這個李奇-普雷爾,其實是被污染了的試驗進程。只是恐怕她都沒想到,正因為她搞的手腳,這個污染進程反而有了意外的收獲,讓我們更快的找到真相,回歸自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這場競賽,我還是一如既往的跑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小奇麗感應到自己的靈魂鏈接出現了分支,一股很微弱但更熟悉的連接出現,那是真正的小紅,不由大喜。

    推測果然是正確的,李奇是曙光女神和小紅共同的“小白”,曙光女神在眼前這場靈魂之戰中完全占據上風,李奇跟小紅的靈魂關聯,就被曙光女神篡奪……或者說是覆蓋了。

    可奇麗不一樣,奇麗的存在就是一個偶然,先有小紅搞出來的瞎胡鬧設定,后有李奇作死凈化提爾之柄變身魔女。靠著獨立的正義神職,李奇跟小紅又多出一條魔女對赤紅女士的靈魂線路,只是過去完全沒必要用而已。

    這條線路是曙光女神無法覆蓋到的,否則“白小紅”也不會阻止李奇召喚其他魔女。就像李奇與小紅的連接被全頻帶阻塞干擾了,可他們已經發展出了引力波通訊,做個簡單切換就行一樣。

    這樣的線路當然無法替代李奇與小紅的關聯,但能喚醒小紅一縷意志,從被曙光女神完全壓制的狀況中掙脫出來,這就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感覺到小紅的意志在這條線路里漸漸凝聚,小奇麗趕緊拖延時間。

    “競賽?什么競賽?”

    “還有,那個她,又是誰?”

    其實不需要刻意,“白小紅”……也就是曙光女神的基礎意志在講解時留下了太多疑問,就在剛才提到的“競賽”以及“她”,明顯又是全新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白小紅”抿唇一笑:“費恩世界的創造者只有一個,肩負著在費恩世界尋找答案,由此在永恒之戰里打敗敵人,拯救多元宇宙的守護者,是我和她兩個。”

    “這都是黑暗時代之前的事情,不回歸自我,重生為曙光女神的話,我也記不起細節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我可以告訴你,黑暗時代之后的她是誰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原本雍容優雅的“白小紅”,臉頰也緊了緊,像是在咬牙。

    這個投影只是曙光女神的基礎意志,就像凡人昏『迷』后還擁有的心跳之類生命體征一樣。但提到這個存在,仍然有這樣的情緒反應,說明這個“她”,是曙光女神也非常在意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白小紅”說出了讓小奇麗大吃一驚的名字:“那就是……小黑,在這個世界,她的名字叫莎爾。”

    吃驚之后,定神一想,小奇麗又覺得正該如此。

    果然,在費恩世界搞事的不只是小紅,還有小黑。而以小黑的『尿』『性』,說不定比小紅搞得更多更大。

    聽“白小紅”剛才那么說,小紅把自己一次次投入費恩世界,扮演各種英雄和救世主的角『色』,這些角『色』不是沉淪了就是長歪了,說不定就跟小黑的摻合有關。

    比如第二紀元里海瑟薇的第六十三代曾祖,那家伙引來了羅絲和黯精靈。而在第三紀元里,坑掉羅絲和黯精靈的正是小黑,這之間必然有關聯。

    不過還好,小黑已經完蛋了……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正在想這事,與小紅的靈魂關聯猛然震動,洶涌的噪音洪流充斥鏈接,罩住她的虛影扭曲閃爍了幾下,已有的細節盡數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和我搞出的新……花樣,的確有趣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小紅”說:“可惜,曙光之力是我們最強大時創造的力量,遠遠比我們扮演的角『色』在這個紀元創造的新力量高級,阻斷這條線路輕而易舉。”

    小奇麗咬牙,身上金光再度流溢,身形拔高,變成大奇麗。

    靈魂鏈接重現,這次還送來了小紅的絲縷意念:“臥槽你這就砸底牌了啊!萬一你變不回李奇了,我……不,我們……不,歐蘿拉凱瑟琳菲妮她們要怎么辦!?”

    再次感應到這家伙的存在,雖然只是瞬間,之后又被阻塞住了,奇麗還是差點喜極而泣。

    沒什么萬一,事情明擺著,失敗了,既沒了奇麗也沒了李奇,只有最初那個小白。

    勝利了呢,如果是依靠這種關聯拉回小紅的,那么原本的李奇,有很大可能會完蛋。眼前這個“白小紅”,除了阻止干擾之外,不可能什么都不做。

    “尼爾瑟拉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小紅”一點也不意外,目光朝凍結在空中的妖精龍莎佳妮轉了轉:“現在的我被小黑污染得這么嚴重嗎?連這樣的惡趣味都有了,似乎是認真的想突破底限。”

    她悲憫的搖頭:“這不是尋求變數,是自暴自棄了啊。”

    不要把卡琳滿腦子想的事情扣到小紅身上啊!

    想到卡琳,奇麗絕望之下,再度激活晶格魔方,希望能出現奇跡,儼然是自暴自棄了。

    自然沒有奇跡,魔方毫無反應。

    “白小紅”深深嘆息:“你也該明白,在這樣的場合下轉換身份,很有可能再也變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仍然要這么做,寧愿變成女人,也不愿意接受原本的自我,你怎么會執著……沉『迷』得這么深呢?”

    “李奇-普雷爾僅僅只是你的一個身份,一個短暫的身份,就像這個世界里已經消失了的無數人物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回歸真正的自我,不僅能保留李奇的記憶,其他人物的記憶,比如泰烏、泰克烏什、羅蘭、泰德、圖鐸,你同樣可以擁有。”

    “還不僅僅是記憶,記憶附著的意志也會回歸。那樣的意志會把各個角『色』的經歷、感悟、經驗甚至力量,都帶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從凡人的角度看,那是真正的進化。你進化到了神,而眾多曾經扮演過的角『色』,就像分身一樣,最終回歸本體,讓你更加強大。”

    奇麗苦澀的笑道:“我有幾個老婆,就感覺罪孽深重了,我還肩負著幾百萬人的期許和信任,責任更加沉重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你讓我同時還是魔法皇帝、羅蘭帝國的創建者和掘墓人,泰德族長和圖鐸大帝,我背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背得起,那個我必然不是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白小紅”的微笑意味深長:“你還留戀你的妻子、愛人、朋友和兒女?你怎么知道,她們不會跟你一樣,不過是我扮演的角『色』,或者就是我神魂投影到凡人中的一個側面?”

    奇麗瞪圓了眼睛,心頭震『蕩』,所以這個費恩世界其實就是兩女一男的角『色』扮演游戲?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的一個側面或者一個碎片的話,那又有什么價值讓你留戀呢?那不過是緩沖池里隨時會被清除的數據,在數據庫里沒有真實地址,并不是真實的。”

    奇麗不再回應,魔女武裝里的萬噸魔導銃槍已經拿不出來了,她默默取下腰間的劍柄。

    神力催動,劍柄噴『射』出金光,異常稀薄,也聽不到刻意添加的嗡嗡音效。

    “白小紅”的話讓她喪失了現實感,她都懷疑費恩世界就是電腦里的虛擬世界,自己只是這個虛擬世界里的一個npc。

    自己的信仰、自己的所愛,全都是虛幻,怎么可能甘心!?

    而且如果真的是這樣,又何必需要跟自己溝通?

    不管是抹殺還是改寫意志,只要有足夠高的權限,就是幾行代碼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現在能做的,就是戰斗到底。

    為了小紅,為了自己(雖然最終還是會失去自己),戰斗!

    奇麗舉劍,竭盡全力凝聚出熾亮的劍芒,朝著“白小紅”劈出一道暗金光弧。

    光弧不出預料的穿透投影,『射』向遠處,在距離曙光女神巨大身軀幾乎有整個世界那么遠的地方,消散為點點金芒。

    “白小紅”似乎沒受影響,只是憐憫的嘆氣:“這沒有任何意義……”

    奇麗飛身而起,赤紅正義神力如金焰般在身體上燃燒。

    她沖向曙光女神,同時大喊:“只要我在戰斗,就有意義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煉獄與深淵最底層,破碎世界中,血河與冥河都看不到了,只見到密密麻麻的惡魔,吞吐著灼熱煙氣,向數十艘排成長列的冥石巨船沖擊。

    原本罩住巨船的紅網結界猛烈『蕩』動,片片炸碎,這不是惡魔攻擊造成的效果,而是紅網自己在崩解。

    水銀光帶在艘艘冥石船周圍盤旋,將惡魔大『潮』層層削弱,替代結界守護己方。偶爾自惡魔群中升騰起百米粗千米高的水銀巨浪,將成千上萬惡魔化作煙氣,卻無力形成更湍急的浪『潮』。

    冥河女神阿麗珊,正因紅網的異變而神魂動搖,難以發揮出應有的神力。

    冥河英靈們丟開魔導槍炮,拿起最原始的魔鋼劍錘,端著厚重的魔鋼大盾,組成薄薄的防線,將一圈圈洶涌而來的亡靈大『潮』粉碎成灰黑煙氣。

    騎著重甲戰馬的哈德朗英靈在骷髏王的帶領下,由縷縷水銀光帶支撐,朝著惡魔大『潮』深入挺進,目標是遠處隱沒在血河中的惡魔熔爐,高拉茲克就躲在那里。

    骷髏王作箭頭,哈德朗英靈作箭刃,每個英靈召喚出的次級英靈作箭桿。一個國王,數千騎士,十萬騎兵,跟數百上千萬惡魔比毫不起眼,但匯聚成的利箭,卻無比銳利。深深穿透惡魔大『潮』。

    大劍將一頭精英『迷』誘魔從中劈成兩瓣,劍刃上帶著的暗金神光也在傷口上留下金痕。金光自傷口蔓延到身軀,『迷』誘魔的兩瓣扭曲、抽搐、蹦跳,卻始終沒有倒下,還追著骷髏王,噴出股股腐蝕骨骸的灼熱煙氣。

    直到手下騎士加速,驅策戰馬一擁而上,才將這只『迷』誘魔踏成肉泥,骷髏王也因此焦躁起來。

    看了看還非常遠的目標,回頭看正被周圍惡魔群不斷削弱的箭形陣勢,再『摸』了『摸』胸口感應某種溫度,最后舉起大劍。

    確認大劍上的神光漸漸黯淡,骷髏王嘆氣:“該死,李奇那小子,真要讓我失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眼眶中黯淡了許多的魂火金焰忽然變亮,卻滿含銳利光暈,正如崩潰高塔般震動的紅網,忽然發來了一個傳訊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曙光之星那里出了什么事,這個暫時不說,你那邊好像也遇到了麻煩對吧?”

    是奧圖和敏絲,晉升赤紅死神不久,之前就發來傳訊炫耀過,當時骷髏王很不爽的哼回去了。

    這次骷髏王自然不能再哼了:“奧圖小子,有什么話快說!”

    奧圖說:“解決辦法很簡單啊,老家伙,投靠我吧,反正咱們都是赤紅英靈,這樣我們這邊的力量,你也能借用了。”

    骷髏王呸道:“什么投靠,當我還是舊時代的老骨頭,必須找個主子拜嗎?”

    奧圖咳嗽:“時間緊急沒注意用詞嘛,你明白的,選擇我們這條路吧。”

    意念又變得灼熱,如巖漿噴涌:“你看,赤紅英靈在地獄里哪可能安穩享福呢?只有戰斗,戰斗到底!”

    骷髏王嘆氣,沉默,眼眶中魂火黯淡。

    下一顆,魂火再度熾亮,而且沒了奧圖帶來的銳利光暈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赤紅英靈是為了戰斗,才來到地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無法接受這樣的道路,我相信赤紅英靈是為了安寧,才在地獄戰斗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起來沒什么分別,但這的確是不同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讓我的子民,哪怕變成亡靈,也有安樂之地,這是我欠他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執念,再加上對女兒……好吧或者是孫女的眷戀,才讓我在地獄重生,這就是我作為骷髏王存在的意義。”

    骷髏王眼中的金焰噴出,流溢到全身,將他染做一尊暗金骷髏,這種金『色』,比原本的赤紅神力還要黯淡得多,仿佛蘊含著難以計數的時光侵蝕。

    “赤紅陛下的力量消失了,李奇也沒有音信,但我們的力量還在,我們相信的事情,仍然沒有動搖!”

    骷髏王舉起大劍,金焰噴薄到大劍上,燃燒成火炬。

    片刻間,骷髏王整個人都變成了熊熊燃燒的焰火,還在不斷變高變大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無數團金焰也在燃燒,呼應著他。

    當超過千米的滾滾金焰在惡魔之『潮』中翻滾時,空間所在的世界根源轟然動『蕩』,那是多出了什么,讓世界根源不得不改寫法則,好適應這個新生的強大存在。

    “戰斗吧!”

    骷髏王舉劍呼喊,神音震『蕩』整個戰場:“沒有救世主,也不靠小紅和李奇!”
重庆时时彩官网 盈点通怎么赚钱 南国*七星彩规律图 基金理财平台推荐 四川一定牛快乐12 最新全球股市行情总汇今日国际股市行情 河北十一选五高手计 荣耀配资 广东南粤36选7开 微乐捉鸡麻将二丁拐技巧 股票融资10万一天利息多少钱